新京报快讯(记者 王姝)截至目前,广东是我国唯一对“裸官”采取了实际治理行动的省份。今天上午,广东省纪委书记黄先耀、广东省委组织部部长李玉妹做客中纪委官网,介绍广东治理“裸官”经验时谈到,目前,“裸官”隐蔽性越来越强,在境外设点受贿;移民不移人,办理了移民手续的家人仍在国内活动。

曹鉴燎“潜伏”近20年

“分析‘裸官’案件的特点,大体有三个方面:不报告、不移居、在境外受贿”,黄先耀总结说,目前,“裸官”隐蔽性很强,不少“裸官”长期“潜伏”,表面看起来跟其他干部一样。

“不报告”即按照规定,每年处级以上干部都要申报个人有关事项,但“裸官”申报时多隐瞒家属已经移民等关键信息。

“不移居”即家属虽然获得了境外身份,但仍然在国内工作、生活,极难发现。例如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,“潜伏”了近20年,其家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获得了港澳居民身份证,不过一直在广东工作生活,但曹鉴燎仍然走上了广州市副市长这样的重要岗位。

“在境外受贿”即在境外设“点”,权钱交易在境外完成,有的则在内地贪污后,通过地下钱庄将赃款转移到境外。

“三谈”后 200多人放弃做“裸官”

黄先耀称,广东早在2008年就已意识到“裸官”危害,曾出台文件严禁“裸官”担任党政正职。2009年至去年,全省共查处22名“裸官”贪官,如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、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等。

但今年2月中央巡视组巡视广东后,仍指出广东“裸官”突出。

广东随即启动本轮“裸官”治理行动。黄先耀坦言,这次治理并没有成熟的经验做法可以借鉴。广东采取了三次“拉网式”全面排查,了解各级干部和家属的国籍,之后联手公安、外事部门,重点核查重要岗位干部,“尽量做到一个不漏,基本上把底子摸得比较清楚”。

摸清“裸官”底数后,开始“三谈”。谈认识,移居国(境)外虽然是公民正常权利,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,家属移居境外,“让党和人民怎么相信你能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呢?”谈政策,即中组部6号文件提出的要求,“裸官”不得担任五类岗位;谈选择,是否放弃做“裸官”,接回家人,“如果你不放弃,那对不起,你所从事的岗位就要调整岗位了”。

李玉妹说,纪检、组织部门对一些干部进行了五六次谈话,历时三月,广东1000多名“裸官”中,280多人放弃继续做“裸官”,接回了家人。但也有860多人没有接回家人,被调整了岗位。

一些“裸官”境外生二胎

280多名“裸官”虽然接回了家人,但现在仍存在境外二胎等难题。

李玉妹说,有些干部为规避计划生育政策,“把家属安排到香港和澳门,可以多生一个,就目前来看,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。但现在,配偶、子女都迁回来了,老百姓就看到了,你是钻了政策的空子了。那么像这种情况怎么办?我们感到将来对这些干部的使用要严格限制”。

此外,部分接回了家人的“裸官”,其境外移民手续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注销,“比如香港,就没法注销香港永久居住权。像这样的情况,他们的出入境到底怎么管理?最近,我们准备专门拿出一个《意见》来,从严控制”。

本次广东的“裸官“治理行动已经结束,但李玉妹强调,“千万不要觉得整治‘裸官’就这几个月,这是不可能的。我们要长期坚持下去”。

编辑:陈思

(原标题:广东纪委解析“裸官”案特点 不报告不移居境外受贿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